进而决定了价值的实现地

2020-08-15 08:57

第二步:将园区扩大到10平方公里,在总结前期经验和教训基础上形成一整套管理机制,将园区划分为办公区和配套区,进行清晰的功能区分和定位,实行标准化管理,将入驻的企业扩大到我国的金融业、动漫游戏和信息服务业等领域。

“数字特区”就是“信息和数据”的特殊监管区,借用了深圳特区的概念,但管理上更类似于“自贸试验区”,即从国外进入特区信息和数据以及从特区去国外的信息和数据不再经过事前审查而是改为事中和事后的监管,进入国内其他区域的信息和数据还按现在的方式(必须经过“数字海关”即防火墙的审查和过滤后才能接入)管理,特区与普通区域之间严格物理隔绝或经过“数字海关”。从特区的具体形态上,应该是一个物理隔绝区,人员和设备的进出有严格的管理,类似于出入境管理,基础设施中有一条专门连接到海底光缆入口处(如青岛)的光缆,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无缝连接。

综上所述,建设“数字特区”是落实“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发展”精神的重大举措,是我国把握新一轮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主导权的具体实践,是打造京津冀创新共同体有力抓手,可以实现以北京的科技研发、天津的交易结算、河北的商品生产在全球价值链高端的协同发展,带动我国在互联网时代开启又一轮健康、良性和快速的发展。

2.在天津未来科技城京津合作示范区设立我国第一个“数字特区”。

打造京津冀创新共同体,就是通过顶层设计实现京津冀创新资源的整合,形成高效的优化的创新生态系统,通过京津冀创新链解决产业转型升级、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合理布局等问题。目前京津冀的产业链布局总体表现为总部研发在北京,生产制造在天津,产业配套和原材料在河北的格局,这是在产业的初级层面上的协同发展,远没有达到以创新链推动产业在价值链高端协同发展的高级层面。

服务器委托国外,电商“损失”不小。仅以京津冀三地电商产业为例。近三年我国电商产业平均年增速超过35%,增长势头强劲且持续,是当前产业领域中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等各类创新最活跃的产业。世界电商巨头及全国70%以上的电商企业均在京津冀地区设立分支机构,其中京津冀地区从事跨境电商的企业超过3000家,其服务器全部委托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阿里巴巴在国外租用2万台服务器,仅租赁费每年多支出近10亿元)。服务器在国外,意味着结算在国外,即信息流决定了资金流,进而决定了价值的实现地。同时,存在了信息安全隐患。跨境电商企业之所以选择把服务器放在国外就是因为国内的信息流不畅,导致客户流失、结算困难,例如网络每延迟0.06秒订单丢失率超过3%。

“数字特区”的建设和管理关键是解决信息安全问题,选择渐进式建设“数字特区”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在试验的过程中可以及时发现和总结存在的问题,如问题难以解决也可以随时停止试验,将全球服务器的数据中心放在我们能管控的地方,无论从技术上还是管理上,我们都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安全,并以此为契机摸索到一整套管理机制,提升我国主动应对新一轮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的能力,牢牢掌握发展的主导权。

互联网时代倒逼中国虚拟世界开放。京津冀协同发展承载的历史使命决定了其视角不只是京津冀地区,也不是中国北方,甚至不是全国,而是世界经济发展大背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以现实世界的开放开启了改革,赢来了中国高速发展的三十年;当前,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倒逼中国在虚拟世界的开放,当代中国面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大机遇。

连接成本高速度慢,造成我国信息流不畅。如何在互联网时代立足,掌握新一轮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的主导权,应该成为打造京津冀创新共同体的主要目标。而新一轮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的具体表现为: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实现工业化与信息化的高度融合、产学研的深度融合、科技服务体系的快速发展等。互联网时代最大的资源就是信息(大数据),要想掌握新一轮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的主导权,必须掌握信息资源,信息流的畅通与否决定了掌握信息资源能力的大小。由于我国目前对国内互联网国际出口加内容防火墙、信息过滤等,致使互联网国际出口连接成本高、速度慢,形成了“互联网孤岛”,造成了我国信息流不畅的问题,严重削弱了我国掌握信息资源的能力。

第一步:规划一个2-3平方公里的物理隔绝区域,采取严格封闭管理措施,设立由国家网信办牵头多部委参与的独立的“数字海关”,实现对不良信息输入与敏感信息输出的有效管控,严格把进驻的企业限定在我国的跨境电商专业领域,实行进驻前的登记审批制度严格人员出入管理,采用出入境管理方式。

第三步:将园区扩大到30平方公里左右,规划高端制造区和外企区,摸索更完善的管理制度和模式,将进驻企业扩大到高端信息制造和外资离岸金融业务及离岸数据业务等领域。

“数字特区”率先实践摸索出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模式和方法可以适时推向全国,“数字特区”的主动作为会把网络信息安全问题的解决由“堵”调整为“疏”,管理方式的转变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另外,“数字特区”的建设还有利于民族品牌服务器产业的高速发展,推动芯片、cpu、基础软件(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实现完全国产化;有利于中国云计算产业走向世界,开展国际业务;有利于吸引国际互联网企业将其亚太区域的数据中心落户发展;有利于开展国际离岸金融结算业务和国际离岸数据业务;有利于京津冀现代物流产业和国际港口的升级,提升其在全球的地位;有利于动漫产业、电商产业对国际业务的拓展等。

1.通过顶层设计进行体制创新,建设“数字特区”畅通信息流成为打造京津冀创新共同体的当务之急。